7.0

2022-08-31发布:

哈利波特与洞穴屋

精彩内容:


此刻,衛斯理太太正對雙胞胎與榮恩大發雷霆,因爲他們居然叁更半夜私自開了衛斯理先生的違法飛天車去接哈利。


  『雲層厚得很呢,媽!』弗雷說。
  『吃飯的時候不準講話!』衛斯理太太大聲喝道。
  『他們竟然讓哈利餓肚子耶,媽!』喬治說。
  『你也給我閉嘴!』衛斯理太太說,但她在開始替哈利切麵包,並塗抹奶油時,臉上的表情稍微變得溫和了些。
  就在此時,出現了一段小小的娛樂插曲,表演者是一個穿著長長睡袍,頂著滿頭紅髮的嬌小人影,她踏進廚房,發出一聲微弱的尖叫,然後就立刻跑了出去。
  『金妮,』榮恩低聲告訴哈利,『我的妹妹。她整個夏天都在談你的事。』
  
  衛斯理太太雷霆過後,喲喝著雙胞胎與榮恩去除地精,而哈利也跟著他們見識到了這種家庭害獸。接著是第一次見面的衛斯理先生回到家,與哈利打過招呼後,榮恩便帶著哈利上樓參觀他的房間。
  在叁樓的樓梯邊,有著一扇半開的門。哈利才剛瞥見一雙緊盯著他瞧的明亮褐色眼睛,房門就碰地一聲關上。
  『是金妮。』榮恩說,可想而知。

  在洞穴屋過夜的第一晚哈利實在興奮得睡不著。長這幺大,哈利還是第一次在朋友的家中過夜,或者說這幺深刻地體驗到自己擁有朋友呢!在麻瓜世界,因爲身旁有個欺負人的達利,哈利一直過得很孤單,而達利也最喜歡有事沒事戳戳他的這個傷口,跟哈利炫耀自己可是有一堆朋友,今天晚上又要去誰誰誰的家玩個通霄(『顯然不會是上次床被你睡垮的那個倒楣鬼吧!』哈利有一次想。),以前哈利總是裝做不在意,今天才知道,原來有朋友的感覺真的這幺好。
  翻來覆去還是睡不著,哈利看看手錶,已經半夜了,身邊的榮恩早已經鼾聲大作。就在這時候,他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一種細細的,幾乎不可聞的喘息聲,從這屋子的某處傳來。聽起來,聲音的主人似乎很痛苦?哈利蹑手蹑腳地深怕吵醒榮恩,爬下床,來到走廊上傾聽。
  他搜尋著聲音來源,下了兩段樓梯,接著便幾乎確定聲音是從眼前這扇門裏傳出來的。
  『啊…不要…哈利…那裏不可以。』
  哈利不知道爲什幺會聽到自己的名子,但這裏可是金妮的房間啊!如果說,裏頭有什幺恐怖的東西正在攻擊她…?哈利悄悄捉住門把,向外打開。
  這是什幺樣的情況?只見到金妮一絲不挂地躺在床上,手指在她的下體不斷進出,雪白的軀體配合著手勢不斷地扭動,嬌俏的小臉緊閉著雙眼,兩頰燒得幾乎跟他的頭髮一般,紅通通的。
  『哈利…噢…我…快不行了…』
  如果能夠在多一點男女方面的知識,哈利一定會知道這種狀況他最好再悄悄關上門,然後趕緊溜回榮恩的房中-但他偏偏從小到大住在那個把他當垃圾,從不費心教導他任何知識的德思禮家,這代表他現在什幺都不懂。哈利把金妮的呓語,當成了對他的求救,他立刻沖上前,一把拉開金妮騷動著下體的手,幾滴溫熱透明的黏液從她手上噴到了哈利唇邊。
  『金妮!妳怎幺了?妳被什幺咒語控制了嗎?』哈利天真的問。
  『啊-!』金妮驚慌地睜開眼睛,正準備大聲尖叫,隨即又想到可能會吵醒全家人-憋得她嬌嫩的胸口整個發疼。怎幺會這樣呢?彷彿從剛才性幻想中跳脫出來,活生生的哈利正站在眼前,嚇得她雙腳亂踢,退到床的另一頭。
  『你…怎幺會在這…?』金妮驚恐地問。
  『我,我只是聽到妳在掙紮…所以來看看。』哈利不知所措地回答。
  『出去…出去…。』金妮的聲音弱得像蚊子。
  『金妮…我…只是想幫忙,抱歉。』哈利邊說邊退向門口。當然,他還算是知道男孩子不應該看到女生的裸體,但他以爲自己救了金妮脫離惡咒控制的舉動,在這種時候遠比一些笨條規來得重要。
  『真的很抱歉。』哈利說,抓住門把準備退出門外。
  『等…等一下…哈利!』金妮喊道,她已經緊抓著被子遮起光溜溜的身體,『我…真的不是故意做這種事…嗚…都是喬治和弗雷教我自慰,他們說這是種霍格華茲不會教的魔法啊…嗚…而且我真的很喜歡你,你又住到我們家…人家忍不住嘛…嗚…你不要討厭我…哈利。』金妮虛弱地哭了出來。
  哈利壓根兒不知道『自慰』是什幺東西,霍格華茲沒教?那他肯定比衛斯理一家人更沒機會學到。他此刻只是不知道金妮剛才的話究竟是生他的氣還是在跟他道歉?看著哭成淚人兒的金妮,哈利實在沒辦法一走了之,而且心裏漸漸有種奇妙的感覺-他很想再看幾眼金妮的裸體。
  『這個嘛,我…』哈利根本不確定自己要說些什幺,只是認爲該開口說些話。
  『你會討厭我嗎?哈利?』金妮不確定地問。
  『我…我爲什幺要討厭妳呢?我只是不知道…妳剛才究竟怎幺了,動作好奇怪。』哈利不解的問,莫名奇妙地感覺自己臉龐越來越燙。
  『你…你不懂?』聽到哈利並沒有因此討厭自己,金妮大感安心,卻也爲哈利完全不懂『性』而頗爲驚訝。
  『我…這個…我不太暸解魔法世界的事…』哈利對自己的無知感到不好意思,顯然他確信了金妮剛才的動作是某種根魔法有關的事。
  『那…這樣的話…,』金妮像是打定了什幺主義,突然一把抛開被子,走下床,『你願意,讓我來教你嗎?』她慢慢走向哈利。
  『哈利…我…我的身體好看嗎?』金妮問,嬌羞地攤開雙手站在哈利眼前。哈利也不確定他看到的算是好看或不好看,畢竟自己是第一次看到女孩子的裸體,但眼前的景象著實讓他有種飄飄然的幸福感。
  金妮剛剛開始發育的身體,微微隆起了兩座如小丘陵般曲線柔順的乳房,尖端並各自鑲著一顆如指尖大小,看起來極有彈性極爲滑嫩的粉紅色乳首;往下注視到她的腰身,那肯定是哈利這輩子見過最纖細的腰圍,中間並精雕摟刻了一個形狀可愛的肚臍;再來到金妮剛才陶醉撫摸的下體,長著幾根捲捲曲曲,幾乎跟她的頭髮一般豔紅色的陰毛,上頭閃亮著幾滴剛才金妮自慰所流洩出的淫水光澤;而身爲衛斯理家的老幺同時是個女孩,金妮沒有長出如哥哥們那般的滿臉雀斑,皮膚是全家人裏頭最好的,膚色是嬌嫩而透著粉紅的白。
  『我…真的沒想到你不懂呢!來吧,很舒服的,你放輕鬆。』金妮說,右手同時撫向哈利的胯下。
  哈利這才注意到原本過大的達利舊牛仔褲這時怎幺會變得緊繃,雙腳中間明顯地有個東西隆起-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種事發生呀!他看著金妮慢慢撫摸那個隆起之處,自己有種說不出的快感。
  『嘻!你變得很硬呢!』金妮說-然後就順勢拉下他的褲子拉鍊。
  『餵,金妮…這是?』一條哈利自己從沒看過的身體器官撐出內褲跳了出來,他了解到這是原本那條小小的陰莖,但怎幺會變形成這副德性?
  『哇…很大…好紅…。』金妮蹲下,帶著好奇的眼神觀賞了一翻,然後 起燒得滾燙的臉頰對哈利說:『哈利…我…除了弗雷和喬治給我的書之外,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別的男孩子的…也是第一次跟男孩子做這種事,如果不舒服你要跟我說喔…』接著,金妮就伸出舌頭舔向哈利的龜頭。
  『餵…金妮…』哈利感到自己臉燙到已經要起火燃燒了,但他再也說不出話,這種感覺實在太過舒服,他不自主地雙手抓住金妮的頭,將陰莖深入她的喉嚨,將金妮一下下撞向自己的腹部。
  『噢…哈利…噢…我好幸福…噢!你撞到我的鼻子了啦!…』金妮含著陰莖,口齒不清地說著。
  『啊!』哈利不自覺地大叫了一聲,隨著陰莖跳動,一股不知名的液體從自己它的深處激射而出,滑入金妮的喉嚨。
  『咕噜…噢…你射精了,哈利。』金妮將嘴巴離開哈利的下體。
  『這…我怎幺會噴出這種東西…這是…?』哈利喘著氣,不解地問。
  『最神奇的魔法液體。』金妮說,帶著幸福的表情吐了一些精液到手掌上,輕輕舔著。

  兩人都尴尬地望著對方癡癡傻笑,不知下一步要做什幺。這時,金妮的房門突然被大大的敞開!
  『賓果!你們正在做暑假中最適當的休閑!』弗雷說。『學以致用,真不愧是我們的妹妹!』喬治開心地笑。
  看著突然出現的雙胞胎兄弟,哈利與金妮都不知所措地楞在原地。金妮是對自己的行爲居然被發現感到羞恥,而哈利則從頭到尾都沒搞清楚他正遭遇著什幺樣的狀況。
  『我以爲你們還算有點腦子哪!做這種好事居然都忘了關門,把全家都吵醒來觀賞了怎幺辦?』兩人踏進房間,順手把門帶上。
  『別害羞,別害羞,我們可是最通情達理的-年輕真好啊,只是呢,』喬治說,『這幺有趣的事怎幺都不找我們一起玩呢?』弗雷接話。
  『喬治!弗雷!』金妮大吼,這下她可對兩人的玩笑生氣了。
  『別生氣嘛!妳是我們的親妹妹,我們當然不會傷害妳啊,但這種場面還真是難得一見,妳就大發慈悲讓我們參觀參觀嘛!』喬治賊賊地笑著。『正因爲我們需要個我們以外的男主角-』
  『而哈利你出現了,嚴格來說你幹得不錯,這幺快就把我妹看光光,還成功讓她幫你口交-』弗雷刻意加強語氣,『哈利,因爲你是個好男孩,我們都喜歡你,』喬治又接話,『而金妮又是那幺樣的愛你,所以我們一致認定你是最棒的人選,』弗雷最後說,『所以我們放心把妹妹交給你幹。』
  『餵-』金妮這時朝兩人甩了個枕頭,『別把我當你們的玩具!』
  『哎喲!別這樣嘛!你自己還不是很喜歡-偶襖幸福,噢!阿利!』弗雷模訪金妮剛才的聲音。
  『別說了-』金妮說來愈羞,赤裸的身軀整個脹紅。
  『是啊,別說了,直接來做吧!我們可是特地來欣賞自己妹妹精采的表現的,哈利,來,你又得上場了,別讓我們失望!』喬治興奮地搓著手。
  『什幺上場-你們到底在說什幺,要我做什幺-這一切到底是怎幺回事?』哈利有惱怒。
  『別生氣別生氣,這種事一上場就會自然而然懂了,這是種霍格華茲不會教也不需要教,每個人天生就會的魔法喔!』弗雷說。
  『我們幾乎從你們開始做就在偷聽了,金妮,妳都還沒丟吧!會受不了吧?看,哈利又軟趴趴了,趕快再施展妳的魅力,讓哈利瞧個清楚!』喬治說。
  『你們喔…』金妮的表情看來恨不得自己與他們沒有一點關係。
  『哈利,怎幺樣,很想再探索看看金妮小小裸體裏的秘密吧?』喬治問。
  『這…』哈利搞不清楚這對雙胞胎是被衛斯理先生還是太太教育得如此亂七八糟,但老實說,喬治講到了他的心坎裏。
  金妮似乎也被再次挑起了情慾,『那…哈利…你…願意,再看看我嗎?』她問。
  什幺意思?我正在看啊,哈利想。但接著他又見識到剛才沒看過的情景-金妮這時坐到了床上,朝哈利兩腳張開,並用右手的食指與拇指慢慢分開雙腳之間的一個細縫-哈利從來不知道女孩子的私處是這種模樣的,跟自己的那條東西截然不同。
  金妮的小荳蔻剛剛發育不久,還很羞澀地隱藏在兩旁細嫩肉蒲之間,幾片陰唇也存在得不是很明顯,包圍著可愛的尿道與陰道,整個下體是顔色清爽的粉紅,哈利又看到了金妮同樣閃耀著淫水光輝的肛門,同樣是乾淨撩人的嫩紅色,看得他莫名奇妙地血脈噴張。
  『太漂亮了!』喬治小聲鼓掌,『太精采了,哈利,還不快上!』弗雷推了哈利一把,害得哈利整個人往前跌,再次勃然而起的火熱陰莖正好貼上了金妮的陰戶。
  『噢!哈利…好燙…。』金妮嬌喘著。
  接下來該怎幺辦呢?哈利原本想開口問,但出乎意料地,他認爲他自己知道答案,他很想找個地方將陰莖插進去,而關于這最理想的插入點,當然就是金妮身上的洞口。
  『金妮,忍著點痛,別叫太大聲吵醒大家。』弗雷跪到金妮身邊,輕輕摀住金妮的小嘴。
  然後哈利的腰部就稍一用力,他立刻感覺到整條陰莖被一股難以言喻的暖流包圍著,多幺舒服-他終于挺進了金妮的處女身軀。
  『金妮乖,很快就不痛了。』哈利聽到弗雷安慰著,才趕緊將目光從兩人緊密的接合處移向金妮臉龐。她整張臉羞紅,牙齒緊咬著下唇看來都快要滲血了,並且從緊閉的雙眼淌下滾滾淚水。
  看到金妮哭了出來,哈利一下子變得很慌,趕緊問:『對不起,妳,妳很痛嗎?我看我還是先拔出來?』
  金妮勉強張開眼睛,還是在流淚,『不…用,我受得了痛,我可能是因爲太開心才哭的,哈利,我幻想這個時刻好久了…。』
  『天啊,做愛就做愛,你們這幺肉麻幹嘛?要叫我們這兩個沒人要的家夥怎幺辦呢?我們也慾火焚身哪,卻沒人可以幫我們解決。』喬治歎氣,挺起他褲子裏的突起。
  『哈利,你在笨什幺?趕快抽動啊!』弗雷捉住哈利的腰,讓他的下腹部深深撞擊了幾下金妮,『既然妳能跟喜歡的人做愛了,多多少少,用嘴幫我們一下,算是慶祝妳長大啰?』弗雷問金妮。
  『你…你在說什幺啊,我們是親兄妹耶!』金妮擦去眼淚,好不容易才將注意力從哈利的抽插轉移到弗雷的話上面。
  『所以才只能用嘴嘛!說「啊」-』喬治說,順手將金妮的頭貼上他已經脫去褲子的勃起肉棒上。金妮愣愣地看著鼻子下面這條比哈利又大上幾號的火熱棒子,不知如何是好。
  『拜託啰!』又一條長相完全相同的肉棒出現眼前,弗雷也脫下了褲子。
  『你們…鬧夠啰?』金妮懷疑地問。
  『我們才不是在鬧著玩呢,哈利,幫我們勸勸他嘛,否則我們要憋得爆炸了。』弗雷說。
  哈利剛才完全不知他能插嘴說些什幺話,只好自己沈浸在與金妮做愛的快感中,這才回過神來,對金妮開口,『金妮,既然這樣…妳就...。』
  『你真的希望除了你之外我還幫其他人服務?』金妮用有些委屈地問。
  『恩…好歹也是他們幫忙我才能來這裏的。』哈利說,口氣卻不確定,心裏像是有些不希望把金妮分享給別人。
  『好吧,你說了算。』金妮翹著嘴,卻帶著點調皮的表情說。
  『多謝啰!』雙胞胎異口同聲說,看著金妮雙手身過來握住兩人的肉棒,她先親了一下弗雷的龜頭,又幫喬治舔了舔,接著他把兩條肉棒拉近,張口一起唅住。
  『哇…太棒了…老妹…妳怎幺學來的啊…再舔一下…用力吸…』雙胞胎的龜頭同時在金妮口中,與她的牙齒、舌頭互相碰撞著。
  這下子哈利有些感到被冷落了,于是他一邊抽插,憑著不知從哪來的本能,雙手開始揉捏金妮的乳房,並低頭吸允兩顆翹高的乳頭。
  『噢!哈利…好棒,太舒服了…啊…噢…唉呀…噢…』金妮不由自主地開始浪叫,嘴巴只好離開雙胞胎的肉棒,剩一雙手爲他們套弄服務著。
  世界上怎幺會有東西,擁有這幺滑順舒服的觸感?哈利揉捏著乳房,十根手指不斷滑過金妮凝脂般的皮膚,真是有著難以言喻的滿足感。並且明明沒有味道,但此刻他卻認爲口中的金妮乳頭比霍格華茲的任何餐點更加美味香甜,他可以永遠這幺吸允下去,他想。
  『金妮,別太偏心呀!』弗雷裝作委屈地喊。金妮于是又將小臉轉向雙胞胎的胯下,開使連舔帶吸地輪流對付兩條肉棒,搞得兩個哥哥喘氣連連,『說真的,我從沒想到你們的有這幺大呢!』金妮說。
  而關于哈利負責的部份,漸漸習慣了痛楚的金妮看來越來越能感受蜜穴裏的動作,感覺火熱的陰莖在自己陰道裏洶湧翻攪,陣陣酥麻的感覺越來越明顯地傳遍全身,讓她在應付哥哥的肉棒們之余,還是不斷地『噢!唉呀!嗚!噢!我、我不行了啦!唉歐!』怪叫。終于-
  『噢∼!』一陣彷彿從她胸口深處發出的舒坦喊聲,金妮的陰道開始劇烈收縮,讓她不由自主地更加捏緊雙胞胎的肉棒,扯得兩人連連呼痛;陰道的加壓也使得哈利更加喘息,感受著金妮達到高朝前的脈動,緊實、擴張、緊實、擴張,從陰莖傳來的快感變得越來越明顯,于是-
  『啊∼!』彷如麻瓜的成人電影情結般,兩人同時達到了高潮,哈利感到自己的陰莖再次射出了金妮口中的『魔法液體』,而金妮的整個身子如觸電般抽蓄,豔紅的臉頰上眉頭緊皺,瞇起的眼眶邊又滾起了淚珠,並且張大口喘著氣。
  同時得到此生第一次做愛後高潮的幸福感覺,讓哈利不由自主地捧起金妮的臉頰遠離雙胞胎的肉棒,將嘴巴探進金妮微張的嫩唇,探入舌頭狂亂地翻攪著。
  配合哈利的吻,金妮也開始動作,兩人的舌頭在彼此口腔裏糾纏,嘴唇並且胡亂地開阖著吸允著,乎相交換著濃情的唾液與幸福感覺。
  一陣熱吻後,哈利感覺自己射精兩次的陰莖在金妮的陰道裏疲軟了下來,他放開金妮,翻身躺到床的一邊;而經曆一陣女性獨有的連續高潮,也讓金妮精疲力竭。
  『怎幺-金妮,你們不能自己高興就算啦!我們還沒完事呢!』弗雷不服氣地在一旁說。
  『唉唷…隨便你們好了…我沒力氣了。』金妮帶著飄飄然的神情,昏昏欲睡地說,『但是…不要碰那邊…』金妮用手遮住蜜穴。
  『那是說-其它都可以嗎?』喬治興奮地說,肉棒頓時又變硬了幾分。
  『喬治,那會使她受傷的呀!』弗雷勸阻。
  『當然,當然,我只是開開玩笑嘛!我們可絕不打算傷害可愛的金妮,所以嘛,那個最美麗的秘密花園,只好等到將來一個更適當的時刻,留給哈利來開發啰!』
  哈利與金妮都不曉得兩人在說什幺,金妮對這些事只是有興趣,但她還沒有懂這幺多。
  『現在,可憐的我們只好退而求其次-來吧,老妹!』說著弗雷一把將金妮抱起,捏了幾下她已經硬挺的乳頭,然後雙手一個動作,輕輕巧巧便將她整個身子騰空翻了過來,變成頭下腳上的姿勢。
  『金妮,這樣子感覺更不同了吧?』弗雷問。哈利看到金妮的臉脹得更紅,腦充血使得她開始盜汗,汗珠順著她的屁股曲線,流過她的背部,流過他此克裸露的後頸,流向她豔紅的的髮絲。
  弗雷與金妮是正面相對著,金妮的小乳房緊貼著弗雷在幾年魁地奇生涯中練出的腹肌,而弗雷開始將金妮的雙腳架在自己肩膀上,讓粉紅色的陰戶整個暴露在他鼻子前。
  弗雷伸出舌頭輕舔了一下金妮的小荳蔻,讓金妮嗔叫了一聲,接著他就雙手扶住金妮的頭,『再來一次,說「啊-」』把肉棒送進金妮的小口中。
  弗雷開始激烈地前後搖晃,搞得金妮有些七暈八素,並且同時對眼前的粉紅色陰戶連吸帶舔,讓跨下傳來浪叫連連。
  『越來越多水啦!而且味道還真不錯,喬治,換你嚐嚐吧!』說著說又將金妮騰空捉起,轉個身讓她面對喬治,一把抛了過去。
  喬治抱住金妮,讓她繼續維持頭下腳上的姿勢,扶著她的頭吸允肉棒,並用舌頭在金妮的陰道與肛門口間鑽進鑽出。
  這幺玩了一陣子,喬治又以同樣的動作將金妮抛給弗雷,兩人靠著當打擊手所練出的強壯臂力,就這幺將腦充血到無力反抗的金妮當成個博格般,玩了五、六次抛接遊戲;然後-
  兩人都以相似的動作,抓住金妮的頭,激烈地前後搖晃了一陣,輪流在他口中繳械。然後才由正抱著金妮的喬治將她平躺在床上。
  金妮用舌頭攪動著口中的殘留液體,只覺得雙胞胎的精液不論在味道、濃度跟份量上都幾乎一模一樣。
  雙胞胎都滿足地躺在地板上,弗雷轉頭望向剛才起就躺在床上,安靜得不發一語的哈利,『怎幺樣,哈利,有沒有又挑起你的興趣了?要不要再來一次?』
  哈利也 起頭,看到自己的下體再次腫脹,弗雷就是這個意思吧?老實說他到現在都還不太了解他們今天晚上所做的事是怎幺回事,但心裏只有一個感覺,真的很美妙。
  『噢!拜託!弗雷。對不起,哈利,我是已經累慘了,當然啦,如果你想要,還是可以自己…恩…我隨便你玩嘛。』金妮害羞地說。
  哈利有些開心得坐起身,但順著眼光望去,卻驚訝地發現房門被開了一道細縫,一雙眼睛正再偷偷凝視著房裏的一切-
  『榮恩!』哈利喊了出來。
  衆人聽見門外的身影倒吸了一口氣,然後們就被慢慢地打開,果然是榮恩。
  『我…剛剛半夜醒過來沒看見哈利,就想說出來找找看…然後我來到金妮房間外面,就聽到聲音…你們居然…在做這種事…』榮恩不知所措地搔著頭說。
  『榮恩!如果你敢告訴媽的話,我們就…』喬治恐嚇著說。
  『不會,我當然不會啦,我只是想問問,』榮恩深呼吸了一口氣,『我可以加入嗎?』
  『噢!』金妮精疲力竭地望向榮恩褲子的隆起,『饒了我吧!』

  『哈利,親愛的,昨天一個晚上睡得好嗎?』
  早餐時間,哈利、金妮、榮恩與雙胞胎兄弟已經排排坐好在餐桌邊,衛斯理太太親切地問著。
  『噢!天啊,顯然是睡眠不足,好深的黑眼圈哪!可憐的孩子,換了張床讓你很難適應吧!』衛斯理太太心疼地說。
  『啊,不,不會啦,其實昨天晚上我很快樂。』哈利回答,眼睛偷偷瞄向金妮,讓她嬌嫩的臉龐浮現了一個明顯的微笑。
  『說真的,孩子們,我不得不懷疑你們昨天晚上是不是又想出了什幺鬼點子去做了什幺事?』五個人同時倒抽了一口氣,『哈利就算了,爲什幺你們每個人都黑眼圈都那幺深?我不想一直懷疑你們,但最好別被我再抓到你們又半夜溜到哪裏去了-現在快吃早餐吧,我去幫你們收拾床鋪。』
  哈利、榮恩跟金妮對望著癡癡笑著,哈利偷偷吻了一下口中塞滿煎蛋的金妮嘴唇,讓金妮又羞紅了臉。
  只有雙胞胎兄弟伸長了脖子,像是在期待著什幺-
  『弗雷!喬治!說!你們的床單怎幺會染到這幺一大片紅色!』衛斯理太太氣憤地抓著床單沖下樓。
  昨天近天亮他們才滿足地各自打算回到房間,但才想起暑假中的未成年巫師魔法限制,讓他們沒辦法用『消消淨』清理金妮的落紅床單,沒辦法,只好由佛雷喬治拿了他們的床單偷偷換上。
  『媽,我要跟妳說個不幸的消息,是弗雷-』喬治低下頭,臉色陰沈地說,『他一直患有嚴重的痔瘡,昨晚不慎破裂-』
  『噢-不,可憐的孩子!』衛斯理太太皺起眉頭。
  五個人同時在心中爆出這個暑假最嘹亮的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