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魔法少女青璇『流浪汉破处篇』

精彩内容:

夜晚廢舊的樓房裏面陰森森的,破舊的家具四處都是,雜亂不堪,還有股怪
味。這種目前叁不管的地方,只有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和骯髒的老鼠才會來吧,
但此時我和青璇正在這裏。

 什幺情況呢?我和青璇遭到了魔將的襲擊,實力強大到我們完全無法對抗,
爲了堅持到援軍只好企圖利用地形來打遊擊了。

 砰的一聲,一股灰塵鋪面而來,一張惡魔的臉,全身穿著铠甲,高達兩米半
的身軀,手裏拿著火把的魔將突然擊碎墻壁出現在了面前。我們此時已經無力
在逃了。

 『你們能跑到哪裏去?臣服于我吧,我最喜歡魔法少女們墮落的神情了』

 魔將扭曲的臉露出了滲人的笑容,讓我心裏頓時寒了。

 『老婆對不起,是我拖累你了,實在不行你丟下我跑吧』

 『不可能的,你是我的戀人,連你都保護不了,怎麽能保護其他人類呢?』

 青璇總是堅定而冷靜,她是個外表冷冷的,內心純真而質樸的美少女,與我
有深厚的戀情。

 『不!老婆,你是個優秀的魔法少女,如果你舍棄我逃走的話,你以後一定
可以拯救更多人』

 『小甯!!我眼前只看到了你,可不能看到以後啊,若是讓我丟下戀人逃走
,還不如你來殺了我,讓我免受魔人的屈辱。』

 即使慌亂逃竄中,青璇依舊柔順的及腰長發和她白皙精致的臉,在月光下恍
若女武神降臨,這番女神口中深情的話,讓我心動不已。

 『哈哈!亡命戀人的遺言真是俗套啊,總是那麽幾句』

 魔將譏笑著我們想不出新奇的告白,讓我倆不禁有點尴尬。

 『不過,臨死的戀人不說點什麽確實說不過去。但是我想看更多更有趣的,
所以現在給個讓你們能活還有讓其他人也活的機會』

 『你說吧!』

 青璇希望和我能夠安全回家,即使是要滿足惡魔的趣味。

 『青璇…………』

 不過我面露難色的輕輕叫了青璇一下,性格剛毅不屈的她爲了我在考慮惡魔
的要求。

 『只要你讓他射精,就可以放你倆離開,你如果不接受的話。。』

 魔將側了一下身子,指著躺在一旁墊子上身著破舊大衣,蓬頭垢面的流浪漢
。他竟然要我最心愛的女友去讓一個流浪漢射精?

 青璇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他。我一想到英姿飒爽的青璇去和一個流浪漢
做,我心裏不禁顫抖起來,之後被魔將一拳頭打飛了出去。

 『你男朋友似乎不同意啊』

 『我答應了,你不要在傷害小甯了!!』

 青璇已經無力再戰了,看到我被打飛,神情痛苦難忍,立刻就答應了下來。

 『老婆?不要這樣,都是我的錯,如果我沒拖累你的話。。。我現在去纏住
他,現在還可以堅持等援助的啊』

 我渾身疼痛難忍,呼吸都有些困難,趴在地上試圖站起來勸說著青璇,即使
面對死亡都堅定信念的心神,終于慌了。因爲個性保守的青璇是學校裏有名的
冷美人校花,與我至今保持著純潔的交往,總是一絲不茍正正經經的,是個與
淫穢扯不上關系的人,任誰都覺得她是不會自慰的。我心目中的完美女神怎能
在我的面前受辱呢?

 『小甯你的戰力我知道……而且我們一時是等不到援助的,你應該早就注意
到外面大堆的魔物了吧,再說那個流浪漢也要救。』

 青璇穿著藍白相間的衣服,下面是帶著蕾絲邊的短裙,明顯一副魔法少女打
扮的樣子,炯炯有神的目光擔憂的看著我,她痛苦卻堅毅的神情,只能讓我感
歎道,唉,她真的是個名副其實的魔法少女啊。

 嘩的一下,一道黑光擊中了我的身體,趴在地上的我精神一下子恍惚了起來
,突然發現我無法說話了,只能兩眼無神的看著青璇。

 『不!我都答應你了啊!』

 青璇焦急的想要往我這跑去卻被魔將給攔住了。

 『去吧,我就是讓你男友不要打擾你而已,你要是做不完你男友就死定了。』

 魔將又一道粉光打中了那個流浪漢。

 『別殺我啊啊!求求你們救救我』

 那個流浪漢長個猴臉難看極了,看起來是個40歲的大叔,幾個月沒洗澡的樣
子,皮膚黃不拉幾的,一看就營養不良,估計還得兼職要飯。

 『我現在就做,不要在傷害他們了。』

 青璇看著我的樣子,又看了看流浪漢,讓她下定了決心,神情帶著絲絕望。
月光打在了她潔白無瑕的臉頰上,如黑瀑布般的長發,濃郁的好像草莓牛奶味
的體香環繞四周,我心愛的女友啊。

 火把的照耀下,她精致的小黑皮鞋踏過滿是灰塵的水泥地,被白色長筒襪包
裹的膝蓋跪在了髒兮兮的破舊床墊上,風穿過破碎的玻璃讓青璇的烏黑長發微
微搖擺,精致的臉;裸露的白皙大腿;白嫩的小手,好像散發著光芒,讓青璇
充滿聖潔的氣息,像是退治毘那夜迦的觀音菩薩吧!

 『哎呀!我這輩子從沒見過這麽白凈漂亮的美女啊,臉蛋比什麽海報的明星
都美多了,就是看著胸部太小。』

 啪的一下打斷了這一美好,躺在床墊的流浪漢用幹枯骯髒的手拍了青璇裸露
的大腿一下,全然沒有剛剛一臉貪生怕死的樣子。

 『不要碰我,你……你對我幹了什麽?』

 青璇被拍過留有灰黑汙迹的大腿上,浮現出了粉色的印記。

 『快點做別問那麽多,小心你男友的性命』

 魔將把全身無力的我抓在一旁就在離青璇一米處看著她。

 白嫩的雙手褪下了流浪漢破舊的褲子,不知是多久未洗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讓青璇直犯惡心,有種想哭的感覺,緊接著內褲也被褪下,多年未見女人的粗
大肉棒急切的鉆了出來。

 青璇兩眼茫然發了一下呆,然後突然想起來現在的狀況,趕緊用白皙的手握
住了那根黝黑的肉棒。

 『我用手讓他射出來也可以吧?』轉頭對魔將詢問道

 『當然可以。』

 青璇聽到後立刻用手套弄了起來,讓龜頭一時露出一時被包裹,絲毫沒有在
意惡臭的氣息沾染上了自己香噴噴的小手。

 『美女我都十多年沒碰過女人了,你讓我肏一下吧,這樣我是射不出來的,
也不甘心啊。。。』

 流浪漢一臉急切渴望的看著眼前的絕色美少女。

 『不……對不起,我我…………。你們一定對我做了什麽,我爲什麽覺得這
股臭味開始好聞了?』

 青璇開始一臉複雜的想要拒絕,之後突然發現了什麽不對勁的東西,那股剛
剛惡心想吐的臭味現在竟然逐漸習慣並覺得很好聞了。

 『哈哈,我之前給了他淫紋,只要被印下,就會對他産生瘋狂的愛意和情欲
,簡直是改造人格般的存在。』

 『對不起啊!美人,他說要我內射你,我才能活』

 流浪漢帶著些歉意,突然起身把跪在他身旁的青璇拉了過來趴在身上,他焦
黃滿是皺紋的臉,帶著口臭的嘴急切的強吻上了青璇的嫩唇,奪走了青璇純潔
的初吻,青璇驚嚇得瞪大了眼睛。

 『真香甜啊,這麽漂亮的少女,我這輩子真是值了』

 青璇突然一股暈眩,腦海茫然起來,是淫紋在産生作用,在改造意誌。她被
流浪漢放到了床墊上後,流浪漢脫起了他的外衣。

 『這跟說好的不一樣啊,小甯!!我……』

 『讓他射是你們能活,讓他內射是他能活,你若是能反抗淫紋就盡情反抗吧』

 青璇白藍相間的衣服被沾染上了灰塵,她掙紮的想要爬起一臉痛苦的看著我
,往常清脆堅定的聲音,此時顫抖充滿絕望。

 『美女別想你男友了』

 光著身子的流浪漢把掙紮的青璇壓在了破舊的床墊上,又一次低下頭吻住了
青璇,這一次試圖把舌頭伸進青璇磬香的嘴裏,張開參差不齊的黃牙,那布滿
舌苔散發口臭味的舌頭,遊走在青璇潔白的牙齒上,一滴滴惡心的口水被灌進
了青璇的嘴裏。

 青璇瞪著眼睛,發出嗚嗚的聲音,頭在左右搖擺,而流浪漢也跟著左右尋找
,雙腿胡亂蹬著,雙手想反抗卻被流浪漢控制住了,漸漸的淫紋起作用的速度
更加快了,青璇慢慢放下了抵抗,兩眼緊閉,腦海裏已經一片空白,牙齒把流
浪漢惡心的舌頭放了進來,用自己的舌頭來迎接,啧啧啧的與流浪漢進行了香
豔的初次舌吻,讓我疾首痛心著。

 『我的口水是不是很好吃?』

 『……好…??』

 青璇臉頰泛著紅暈,兩眼迷離,柔順的長發微微有點亂,幾縷頭發粘到了臉
和嘴邊,心髒不知爲何跳動了起來,淫紋在瘋狂的發揮作用。

 『不……不對,我的初吻!!不要這樣。。求求你』

 青璇突然反應過來了,她在想要抵抗淫紋的作用,然而她就算全盛時都需要
研究一陣,更何況現在已經空魔了?我在心裏祈禱著,希望青璇能夠抵抗淫紋
的作用。

 『嘿,你就不想救這個流浪漢嘛?他也是人啊』魔將在一旁勸誘著。

 『我……我得救他』

 青璇作爲魔法少女的信念在要求她救助每一個人,可是作爲我的戀人她不想
丟失貞潔,但淫紋在起著作用,不斷的折磨著她。

 『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

 流浪漢在青璇迷茫時動作沒有停止,他低下頭,把自己埋進了青璇白藍相間
的裙子裏,油膩雜亂的頭發被裙子蓋住,滿是粉刺的鼻子貼到了青璇純潔的白
色內褲上,嗅了嗅處女的幽香。

 『真香啊,哎呀,這麽美的人兒,還是處女』

 緊接著他便隔著內褲伸出舌頭舔,青璇感覺到這股刺激兩腿夾住了他的頭,
一只熱乎濕潤的舌頭隔著內褲不停的舔著,把自己充滿口臭的唾液沾到幽香的
白色內褲上,那唾液透過內褲染到了嫩唇上,大腿上的淫紋更亮了。

 『啊~噢……』

 青璇的心再次快速跳動,一股難以言語的舒服感,從下面傳來。流浪漢似乎
還不滿足,掙脫雙腿後,伸出雙手把青璇的內褲褪到了兩腿間,露出了青璇從
未見過人的處女穴,粉嫩的一條小縫,是那麽的青澀純潔,透露著誘人的處女
幽香。

 『第一次見到處女穴啊~~哈哈』

 流浪漢露出貪婪的表情,皺紋擠了擠讓他更老更醜了,像是品嘗美食一樣,
又張開大黃牙親了上去,青璇被強烈的刺激到了,手不禁捂住了嘴,發出啊啊
的呻吟,另一只手不自覺的放在酥胸上輕輕的揉著,而此時被魔將放在一旁,
不能動不能言的我,心裏在發出吶喊,我心愛的青璇啊。

 啧啦啧啦的,流浪漢時而舔;時而親;時而吸,品味著他有人生以來第一次
見到的處女穴,淫液和口水四濺開來,打在了青璇白皙的大腿上,流浪漢像猴
子般醜陋的臉上,沾到了他幾月未洗過的雜亂頭發上。

 『自從我成爲乞丐後,我還以爲再也碰不到女人了,沒想到我還能嘗到個美
少女的處女穴。』

 流浪漢心滿意足的擡起頭,眼睛裏不知是淚水還是淫液,他緊接著要脫青璇
的上衣,一點一點的青璇沒有一絲贅肉的白皙小肚子,純潔的白色胸罩,性感
的鎖骨,潔白的胳膊,都露了出來,最後青璇的頭發雜亂的披散了開來,此時
她露出了楚楚可憐的嬌羞表情,那個眼神是那麽的柔和仿佛看愛人般。

 『小美女,是不是愛上我了?以後叫老公』

 『老公~我好難受啊!』

 青璇甜甜的叫了聲從未叫過我的老公,讓我震驚得直搖頭,好想沖過去啊,
青璇不是這樣的啊,她應該是冷冷的矜持優雅的女性,才不會露出這副小女人
樣。

 『那就嘗嘗這個吧?』

 流浪漢坐到了青璇旁邊,對著青璇露出了他黝黑的肉棒,青璇看到後眼神陶
醉的凝視著它充滿了渴望,緊接著青璇起身跪在了它的面前。

 『老公的味道好大啊,好好聞』

 『哈哈,不臭嘛?』

 『這股尿騷,腥臭,汗臭,只要是老公身上的都是好聞的』

 青璇在淫紋的作用下兩眼迷離的不停的嗅著,似乎真的覺得好聞,讓流浪漢
開心極了,覺得竟然有女人不嫌棄。

 『嘿嘿,那就在你男友面前親親舔舔它,好好嘗個夠,讓你男友知道你現在
是誰的人了』

 青璇聽到後立刻給了上面還有白色汙迹的龜頭一個吻,然後對我一臉妖媚的
微笑著把圓滾滾的龜頭吞進嘴裏,充滿尿騷味的龜頭被青璇充滿口香幹凈的嘴
包裹住,香甜的唾液通過舌頭沾在了上面,然後她對自己的戀人我露出了一副
“你看到了嘛?”的眼神,這像是刀子一樣在刺我,讓我疼痛不已。

 流浪漢頓時感受到了一股溫暖濕潤的舒服感,自己這麽髒的人,如今卻被一
美少女用口腔包裹住了幾月未洗的肉棒,嬌嫩的舌頭還不時滑過,帶來更多唾
液,讓他充滿了成就感,但覺得還不滿足,便用手摁住了青璇的頭。

 跪在流浪漢面前的青璇被突然的恩下去發出了嗚嗚的聲音,整個肉棒被她吞
下了大半,然後就見她光澤的大眼睛有點疑惑的仰視著流浪漢。

 『給我口,好好的上下套弄』

 然後就見青璇順從的開始青澀的口了起來,青璇的第一次口交主動的給了一
個流浪漢,包皮一會上一會下,唾液和舌頭像水和抹布在清洗著肉棒,仿佛像
個清洗機器,那黝黑的肉棒好似也白了一點。

 不過雖然有著巨大的成就感,但是流浪漢此時沒剛剛那麽爽了,因爲青璇第
一次口交很是青澀,牙齒時不時會碰到命根子上讓他陣陣疼。

 『行了別口了,就在你男友面前把處女獻給我吧』

 『嘻嘻~是老公~』

 青璇一臉喜悅的仰面躺下,脫去裙子,自己打開雙腿邀請著流浪漢,好象是
在炫耀什麽一樣的看了看我。

 『小甯~我要被老公破處了,我好開心啊』

 我心愛的女友怎麽了?那個淫紋真的就是人格改造一般的?青璇心裏還有著
我,但是又愛上了流浪漢,竟然對著身爲戀人的我分享破處喜悅?我頓時整個
世界都崩塌了般的不知所措了。

 流浪漢扶著肉棒開始摩擦青璇第一次見人的純潔處女穴,那粉紅的縫隙被粗
大黝黑的肉棒上下磨蹭,淫液被漸漸蹭到了肉棒上。

 『老公~快點~啊……』

 青璇陶醉的看著肉棒,嘴裏發出呻吟的聲音,完全看不出以前的高冷的樣子
,裸露的胸部鎖骨在上下起伏,呼氣急促了起來,看起來真的很期待的樣子。

 『嘿嘿,老婆,你自己撐開小穴然後扶準肉棒插進去吧。』

 流浪漢此時是真的把青璇這一美少女當成自己老婆了,竟然什麽都要讓青璇
主動去做,然後把手伸向了青璇的酥胸。

 『好的老公~我會努力的~小甯要爲我加油啊~』

 青璇一臉認真的把本來固定住雙腿的潔白玉手,拉住大腿根部去握住肉棒,
一只手試圖打開只有條縫隙的處女穴,但由于視線看不清,龜頭一會頂在陰毛
上,一會頂在陰唇上,最後才頂到了處女穴上。

 同時流浪漢伸出了粗糙的雙手扒開了胸罩,握住了青璇的不大酥胸上,像握
著熟睡的鳥,手心一股溫熱揉軟的觸覺,把流浪漢從來沒摸過青澀少女肉體的
手掌給酥軟到了,加上肉棒時不時的觸碰讓他覺得今天太走運了。

 『雖然小,但這個手感太爽了,第一次摸少女的胸啊!!』

 『老公盡情的摸吧~~』

 而我只能看著,我從未見過的戀人青澀純潔的肉體被一個流浪漢享受。

 『老公可以了~』

 『老婆準備好了?你想幹什麽啊?』

 『我希望老公的肉棒插進去從來沒人進過的處女穴,戳破我的處女膜讓老公
把我從少女變成女人,給我留下痕迹,讓我的身體成爲老公的,小穴也變成老
公的形狀』

 『那你男朋友怎麽辦?』

 『我只想要老公的肉棒,小甯是我男朋友啦,我和他是純潔的交往,但是老
公是我的一切,我的一切都要給老公』

 『哈哈,你以後就是我老婆了』

 『我永遠是老公的~~嘻嘻』

 青璇妖媚的對著流浪漢說著刺痛我的話語。

 聽到滿意的回答流浪漢的粗大肉棒開始要插進去,然而龜頭太大,縫隙太小
,青璇的雙手使勁的扒開處女穴,讓龜頭勉強進去後,窄小的陰道卻使肉棒寸
步難行,每進一毫,青璇的臉色便痛苦一分,她的額頭鎖骨流著香汗,胸部起
伏越來越快,開始張開嘴大口呼吸。

 『嘿嘿~小甯看到了嘛?我的處女要在你面前開苞了』

 『小夥子的女朋友真好啊!!』

 青璇一臉帶著痛苦的微笑轉頭看著我,那個淫紋沒有改變她對我的愛意,但
是卻增加了對流浪漢的愛和情欲,這兩種交織一起,可是淫紋壓倒了一切,讓
青璇像是對最愛的丈夫一樣對待流浪漢。

 『碰到你的膜了,你說說該怎麽做?』

 『當然是戳破它,狠狠的插進去,把我變成女人啊~』

 青璇用手使勁的扒開自己的小穴,讓肉棒更容易的進去。

 『啊啊啊啊啊!!!!』

 流浪漢突然一使勁,整個肉棒插了進去,身爲學校裏萬衆矚目的女神,優秀
的魔法少女,我心愛的戀人,就在破舊樓房裏,躺在廢棄床墊上,被一個流浪
漢戳破了處女膜,將青璇從此變成了女人,並且成爲了她第一個男人。

 青璇表情好像被割掉一塊肉一樣,發出了痛苦的叫聲,背一下子挺的直直的
,雙手無助的去試圖抓住什麽東西,來以此緩解痛苦,這一切讓流浪漢的成就
感更大了,快感止不住的噴湧出來,開始緩慢的拔出,讓青璇緩和了一下臉上
的表情,聲音也降低了,緊接著又狠狠的插了進去,頓時青璇更加疼痛了,叫
聲比之前大了好幾分。

 我此時淚流滿目,呼吸困難,恨不得一頭撞墻上暈過去,不忍再看,爲何要
讓青璇和我如此的痛苦。

 『哈哈,我開苞了一個能做我閨女的美少女,人生無悔了啊』

 肉棒帶著處女血緩緩抽出,又狠狠的插了進去,青璇此時覺得小穴被肉棒貫
穿了一樣,粗大的棒狀物入侵了自己的身體,緩緩的出去後又狠狠的進來,小
穴已經被流浪漢占領了,被他不斷的開拓,自己只能發出悲鳴。

 『裏面好緊啊……被乞丐開苞了爽不爽?』

 『老公~~我好疼啊~但是好開心~』

 『哈哈讓你男朋友安慰你一下吧,讓他看看你的表情』

 流浪漢看著青璇破處時惹人憐愛的動人表情爽得飛起,但依舊毫不留情的用
染紅了的肉棒插進去。

 『小甯~我被開苞了,好疼啊~怎麽辦?』

 青璇一臉幸福的看著沒法動彈的我,而魔將則一直扭曲的看著我們笑,想要
靜靜觀賞這一出好戲。

 『哎呀!我都忘了,你男友現在不能說話不能動,你自己想想該怎麽辦好』

 青璇自覺的就伸開勻稱白皙的雙腿,纏繞住了流浪漢焦黃的腰,兩手像他伸
出來,一副要抱抱的樣子,對著流浪漢忍著疼痛露出仿佛夏日綠草般輕柔的笑
臉。

 『你想幹什麽啊?』

 『小甯什麽都不能幹,所以我希望老公能撫慰我,一邊肏我一邊和我接吻吧』

 『哈哈,畢竟你可是我老婆嘛』

 流浪漢俯下身子,張開大黃牙吻住了青璇的櫻桃小嘴,肉棒插入得更深了,
兩人現在像是最親密的夫妻一般,只不過是城市裏的少女公主被賣給了鄉下單
身老漢當媳婦一樣的夫妻。

 流浪漢的腰部在擺動著,青璇的悲鳴聲被吻所蓋住,不知道是吻的作用,還
是大量淫液把肉棒潤滑了,青璇漸漸感覺到了快感,淫穢的抽插聲在不斷響起
,處女血和淫液的混合物隨著抽插被濺到了床墊上。

 『現在感覺好舒服~好癢啊~~』

 『老婆,這樣在深一點?』

 『老公~好舒服,使勁肏我吧,把我的小穴變成你肉棒的形狀』

 『剛破處就纏得我那麽緊,很有做愛天賦啊!』

 肉棒深深的一下又一下的開發著青璇的身體,漸漸本來緊繃的身體開始放松
,急促的呼氣感受著濃厚的男性氣息,胸前的丘壑被壓扁了,花芯被肉棒不斷
采摘,一股股的電流感傳遍全身。

 『啊……噢……』

 青璇剛剛還痛苦的悲鳴已經變成了快樂的呻吟聲。

 『我要肏大你的肚子,讓你爲我懷孕』

 『我……我今天是危險期,被內射的話肯定會懷孕的……噢……』

 『哈哈!但是懷上了後你自己養,我可沒錢!』

 『我養……我養……不用老公花錢』

 不不要啊啊啊!我已經是瘋了一般,我英姿飒爽的魔法少女女友青璇爲一個
住廢棄樓房的流浪漢懷孕?

 流浪漢聽到青璇說今天是危險期,肉棒變得更大了,頓時如同攻城錘一般的
抵到了宮頸口把精液射入子宮,儲存不知多少年的精液,如泄洪般往發育成熟
的子宮裏以可怕的氣勢湧了進去,卵袋一顫一顫的。

 『…………噢…………被下種了~~~』

 『射滿你的子宮!!!』

 青璇此時精神和肉體獲得了巨大到要崩潰般的快感,裏面好漲好滿好燙,一
股滾燙的精液注入了身體,在不斷的尋找卵子,純潔的子宮從此留下了一個流
浪漢的印記,不管以後多少個男人都無法洗去。

 『小甯~我的子宮被占領了,我真的被老公肏懷孕了~~~』

 『肏大魔法少女的肚子了』

 『感謝魔物給我這個機會!哈哈!』

 流浪漢的腰晃動著,惡心的汗水一滴一滴的打在了青璇雪白的肌膚上,肉棒
緩緩抽出又狠狠頂進去每一下都要射到最裏面,小穴裏充滿了白黃紅交間的精
液,肉棒被更加潤滑了,摩擦著裏面的陰道更加的增添青璇的快感。

 『太多了~太多了~我漲得不行了~』

 『必須灌滿才行。。我可是儲存好多年沒射進女人身體裏了』

 青璇兩眼往上翻,全身痙攣噴出了大量淫液潮吹了,電流的刺激感直沖腦髓
,把所有的一切都忘記了,腦海的一片空白中只有身體裏的那根肉棒。

 『啊~真爽~在來一次吧,讓你確保受孕』

 流浪漢舒服的歎了口氣抽出肉棒,這一次不夠他沈積多年的性欲發泄。

 『老公,好爽啊~這次我給你服務吧』

 『嘿嘿,真是淫蕩啊,一開始明明還很冷淡的』

 『我聞到老公的味道,被老公親了之後就被征服了啊,嘻嘻~』

 青璇滿身的香汗以及流浪漢滴下的汗水,全身雪白的肌膚此時都透露著绯紅
,淫紋光芒四射,青璇的眼裏充滿情欲和愛,表情妩媚妖豔,小穴裏不停的吐
出帶著血絲的黏著精液。

 這副場景讓我已經不行了,只能絕望。。。。只能祈求上帝也好佛也好誰能
救救我。

 流浪漢現在躺在了床墊上,而青璇則坐到了他身上,伸手扶住滿是精液的肉
棒,對準自己還微微開合吐著精液的嫩穴,慢慢的坐了下去。

 『……噢噢……啊……小甯我已經是老公的人了』

 剛剛被射精高潮的青璇,此時身體敏感到極點,自己用嫩穴包裹住肉棒、被
填滿、龜頭進來、摩擦陰道的感覺,讓青璇-啊的發出甜美的聲音。

 『還是好緊,吸的更厲害了,裏面好像吸盤一樣』

 『恩~嘻嘻~老公的肉棒也是射過一次還更大更硬了』

 破舊樓房裏的陰森微風絲毫無法打消他們的燥熱,在月光和火光的照耀下,
青璇赤裸著有點髒的雪白上半身,坐在流浪漢身上,嬌小的胸部在微微搖晃,
汗水直流,瀑布般的烏黑長發被汗水黏在了身上臉頰上,充滿誘惑的魅力,白
嫩的腿在流浪漢兩側,腳和腰使勁擡起屁股,然後又重重坐下。

 『這麽美貌的魔法少女,給我服務,喊我老公,還給我下種,太感謝魔物大
人了啊』

 『老公~~噢~』

 流浪漢貌似激動得眼含淚水,伸出粗糙的手摸向了青璇的滿是汗水柔軟的酥
胸,不停的讓它變換形狀。

 『太爽了,太爽了,你這個胸有幾個人摸過?』

 『嘿嘿~只有我和你摸過喲』

 青璇滿臉淫蕩的屁股在慢慢的吞吐,發出甜甜的呻吟聲,還討好流浪漢般的
挺起了胸,讓流浪漢更輕松的摸到。

 『呀~~~~』

 『是舒服還是疼?』

 流浪漢幹枯的手指突然掐住了粉紅色的小櫻桃。

 『舒……舒服~~~』

 青璇表情略微難受,但還是笑容滿面的回答舒服,

 『這會我是第一個掐你乳頭的人了吧?』

 『是的……老公~~』

 『哈哈,我都拿了你多少個第一次?』

 『第一次裸體被老公看到摸到的,初吻,舌吻,親吻小穴,胸部,處女,我
大部分第一次都給老公了』

 『那你男友都拿到什麽了?』

 『好像只有第一次牽手和約會』

 『哈哈,那你以後應該不能跟你男友了吧?』

 『我的身體都被老公的肉棒征服,肯定不會跟小甯了』

 青璇越說越興奮,兩手支在流浪漢的胸前,本來緩慢的動作,開始越來越快
,仿佛正在騎馬的少女,正在飛快的加速,嫩穴一吞一吐著粗大黝黑的肉棒,
精液淫水不斷的被擠出來,交接處形成了白色的泡沫。

 屁股的一擡一坐和之前像女武神一般的身姿,形成了極大的反差,校園的女
神,暗地裏拯救人類的魔法少女,剛剛還是處女的我的女友,如今和一個40多
歲長個尖嘴猴腮比猴子還醜的中年流浪漢,在像甜蜜夫妻一樣性愛。

 『哈哈,在給我口水嘗嘗』

 『好的老公~~』

 青璇滿足著流浪漢一切的要求,我想即使流浪漢要青璇去當肉便器,估計都
會毫不皺眉頭的就答應了。

 青璇主動的吻住了流浪漢,把自己香甜的唾液輸送進流浪漢充滿惡臭的嘴裏
,然後作爲交換,不停的吸取流浪漢的惡心口水。

 『我的口水好不好吃?』

 『老公的口水好臭啊~~但是好好吃』

 『我身上全是老公的味道了,尤其剛剛還是純女的小穴裏,已經染上老公的
氣味洗不掉了喲~~』

 那個淫紋仿佛在進行光暈效應般,讓青璇愛上流浪漢的一切,這副場景對話
,讓我已經心冷得麻木了,之前那深情的告白,好像都是夢一樣。

 『你看看你男朋友的眼神,哈哈』

 『小甯~別看我,我是屬于老公的……噢~』

 流浪漢開始主動揮腰,雙手把住了青璇的屁股,等青璇擡起屁股想坐下時,
他也使勁往上迎接,這股相互的作用力,使肉棒插入的速度力量深度比任何時
候都強,青璇的快感頓時大增,那種被瘋狂入侵占領的感覺,讓青璇更加的麻
癢,時不時的還被頂到子宮,電流感一陣又一陣。

 『啊~啊~啊~啊~在深一點,我不行了~噢~』

 青璇嬌嫩的小穴此時被快速進出,陰道已經被開發成了流浪漢肉棒的形狀,
赤裸的身子已經紅透了,腳趾死死並攏,全身在感受著肉棒的快感。

 『嘿嘿!!!你肯定很想知道,什麽時候才會結束吧?』

 就在這時候,魔將在一旁邪笑著輕聲跟我說,而我則一臉要殺人的表情回看
他。

 『只要卵子被侵犯成了受精卵,就可以結束了,只不過懷上後孩子後,不能
打掉喲,否則就永遠成了那個流浪漢的性奴』

 說完魔將就解開了我的束縛,我想掙紮的站起來,可是長時間的束縛,讓我
渾身使不上勁。

 『我要射進去了,這回肯定懷上,哈哈,以後你不僅要養孩子,還得養我哦!』

 『射給我,搞大我的肚子,我養你們~~噢~』

 『青璇!!!!』

 『……噢……小甯~~我要懷上老公的孩子~~』

 青璇死死的坐了下來,肉棒再次頂住子宮顫抖著射了,大量的子孫又一次淹
沒子宮,將裏面灌滿,青璇輕輕擡起屁股,再次坐下,整個小穴被灌滿了精液。

 『好燙~~噢……』

 『噢~。。。。。我……我。。我在做什麽????』

 『呀啊啊啊啊啊!!!』

 『老婆?怎麽了?』

 淫紋消失,青璇突然就清醒了,她不複之前一臉充滿對流浪漢的情欲與愛意
,滿臉的不可置信與痛苦。她的人格回來了,但是剛剛的記憶並沒有消失,悔
恨、恥辱、痛苦等等的表情充滿了大腦。

 『青璇!!!』

 我心愛的女友已經被種下了受精卵恢複清醒了,我全身癱瘓了般,拼命的爬
向青璇。

 『嘿嘿,疼到了是嘛?讓我來吻吻你』

 流浪漢一下子就把青璇拉進了自己的懷裏,左手摁住青璇的頭,右手放在背
上,直接就吻住了青璇。

 清醒的青璇頓時聞到一股強烈的惡臭,口水的臭,汗水的臭,身上的臭,肉
棒的臭,感覺整個人被包裹在臭氣裏,然後她聽到了男友的聲音,緊接著被流
浪漢吻住了,青璇瘋狂的抵抗,可是剛剛劇烈刺激的運動,讓她此時毫無力氣
,只能試圖扭頭發出嗚嗚的聲。

 青璇絕望去死的想法充斥著內心,惡心的舌頭在她嘴裏不斷索取,她想要咬
時卻想起了剛剛的心情,讓她不知爲何咬不下去,她哭得稀裏嘩啦的,從未受
過委屈的冷美人內心崩潰了。

 我看到這樣的青璇,被解除束縛在地上爬著的我,憤怒充滿了我的全身,讓
我奮力站起來跑了起來。將流浪漢的手拿開,把青璇拉起,一腳踹向了頓時一
臉茫然的流浪漢,將他踹暈了過去。

 『青璇!!!都是我不好!我如果沒陪你出來的話,就不會這樣了』

 我抱住全裸的青璇,她身上的汗水淚水沾染到了我的身上,打濕了我的衣服
,也打濕了我的心。

 『是我硬拉著你出來的,都是我實力太差啊,這明明都是我的錯,我好髒啊
!小甯!讓我去死吧,我沒臉見你了』

 月光透過殘破的玻璃打在我們這對情侶身上,魔物早已不見蹤影,我們兩人
抱著彼此痛哭流涕,兩人的愛意絲毫沒有改變,即使丟失了純潔,也許讓我們
兩人的情感更加堅定了吧?

 ……之後……

 退離魔法少女的青璇依舊是那麽的美麗,還是個超級無敵絕色美少女,只不
過肚子日漸大了起來。她在知道自己懷孕時崩潰得在不斷的嘗試自殺,我則拼
命阻止,安撫她,也告訴了她最好不要嘗試墮胎,否則可能又會像那天那樣子。

 雖然是懷上了一個流浪漢的孩子,但也是青璇的孩子,我將我心愛的青璇當
作自己新生的女兒一般,用著最大的父愛去照顧保護她,青澀的肉體日漸豐滿
了起來,雖然情緒還是不穩定,總是充滿自責和對我的內疚,但我只能用愛回
饋。

 距離那天已經10個月了,今天青璇生産了,産後的她並沒有母親的慈祥和愛
,而是滿臉的痛苦,我只能安慰著她。雖然我還是處男而我心愛的女友已經成
人母了,但是我還是深愛著青璇。

 2天後,青璇消失了,就在我出去買飯後,就從醫院裏消失了。

 我四處尋找,找遍了每一處能去的地方,我們兩人熟悉的地方。

 最後我來到了以前噩夢的發生地,那個破舊的樓房,大白天的裏面顯得更髒
亂了,時不時的有老鼠竄過。

 漸漸往記憶中的地方走去,我好像聽到了什麽聲音。

 『賤貨,生完孩子最後又找回來了是嘛?』

 『……恩……噢……對不起老公~我錯了~』

 『搞大肚子讓男朋友養野種,最後又過來愛肏』

 『……噢……在搞大我的肚子吧』

 『草虧我當時把你當老婆,結果被搞大肚子就跑了』

 我看到了剛生産完的青璇又回來找那個流浪漢了……青璇比上次更豐滿的身
體又一次騎在了他的身上。

 一直以爲消失了的青璇大腿上的淫紋又亮了。我現在才知道惡魔說的是懷孕
後淫紋才消失,只要沒有懷孕淫紋就會一直亮起,青璇就會充滿對流浪漢的愛
意與情欲。

 青璇一臉淫穢的用自己剛生産完的小穴吞吐著肉棒。

 『嘿嘿,就是你這賤貨的身材變豐滿許多了嘛,這胸部又大又有奶水』

 『都給老公喝~嘻嘻~』

 『但是你這小穴松了好多啊,以後可不許再跑了』

 『對不起~~~老公~我會努力恢複越來越緊的啦』

 『草,不許再叫我老公了,賤貨!!讓你再跑!!』

 說著流浪漢很憤怒的用手拍著青璇較豐滿的屁股,發出啪啪啪的聲,只見
青璇的屁股一下一下的就紅了起來。

 『我錯了主人,我再也不跑了』

 『小賤貨,二十來歲是吧?你後白天給我肏給我奶喝,然後晚上去賣淫給
我賺錢』

 『是~~以後讓我來用小穴養主人吧~但是我的小穴可能就沒辦法在緊了
啊』

 『沒事!你就松著吧,做妓女你那個小穴多松垮都沒關系,以後總算不用
出去大半天,跪地求人還得不到幾個錢了,哈哈!』

 『主人~我還想懷你的孩子,可不可以?~』

 『草,以前是當你做老婆,沒想到拿到你處女後你就跑了,現在沒門,能
懷上我的就懷,懷嫖客的也一樣,反正最後你都得自己養』

 『主人~~不要嘛~我想懷上主人的~』

 青璇不斷的對流浪漢撒嬌,流浪漢啪的一下扇了青璇一耳光。

 『別煩我,嘿嘿!讓我肏肏你的菊花,還是處女菊吧?』

 『主……主人,我錯了,誰搞大我都可以~~菊花還是處女喲~』

 青璇即使被扇了一巴掌還是一副討好的樣子。

 『你男友真沒用,騷穴到現在還沒肏過一次,把你所有的第一次都給我了
,哈哈!!』

 而我徹底的崩潰。。。長期以來緊繃的那根線斷掉了。

 我心愛的國色天香的校花以及前魔法少女女友青璇只有在懷孕時才能作爲
我的女友,其他時候成了爲養流浪漢用身體賺錢的妓女。